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爱心公社

搜索
热门推荐
    查看: 9|回复: 0

    记忆里的农忙

    [复制链接]

    7200

    主题

    7200

    帖子

    2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21696
    发表于 2018-7-25 16:27: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记忆里的农忙
      

      记忆里的农忙

      ——fei

      

      

      刚生下来,我就被划归在农民的队列,在这个“无产阶级”的大家庭里健康快乐的成长,接受着“劳动改造”的同时锻炼了身体,也掌握了一门实用的劳动技术,也算为人类“修理地球”的伟大工程尽过力流过汗吧请问北京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疗效最好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农民的儿子自然是会种地了。肩上扛着锄头,手里拿着镰刀,就是以这种版画式形象,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从田头到炕头,靠天吃饭,简单生活,直接处事,悠闲自得。种地这个行当不需要动太多的脑子,也不需要太厚的文化底蕴,只要一身使不完的力气,基本就可以胜任,就是这个专业里的把式,大多数的活都是需要手工完成,有时一年到头连耕牛都很少用,每家分到的坡地,沟地,荒地占多一半,能用上牛出力的也就两三亩地,那时侯家里养牛的在队里也是数的过来的。每到农忙,不管男女老少,全家齐上阵,村里家家户户天不亮就收拾好行头,就像现在城里人出远门旅游一个样,只不过我们是拉着架子车,提上大包小包,大人小孩,老老少少,带上镰刀,扁担,镢头,干粮,水壶,种子,顶着个破草帽,牵着一两头山羊,有狗的顺便也带上,前后门一上锁,在晨曦中用离的睡眼迎着朝阳,走向自己祖祖辈辈不懈努力,继承下来的“泥腿子”“岗位”。

      大清早凉快,能多出活,有的人家耕地分的离村子远点的,四五点就带着手电筒出发了。到了地头,卸下行头,吹着凉簌簌的野风,会吼秦腔的先吼上两嗓子,两边地头的村里人互相打个腔,算是互道了问候,妇女们训斥自家小孩的声音也时高时低,一般像才入门的小孩家,起初都是要经过大人们手把手的“修理”过后才能“上岗”,轻一点的挨几巴掌,重一点的那就不好说了,总之“不黄,但很暴力”,“棍棒下面出孝子” 这句话大概都听说过吧,在农村是基本法则,很实用,只要领教过的,没有学不会,要是脑袋笨一点的,那可有苦头吃了。等到了中午,太阳是异常的热情,连风都热的懒得吹一下,地上的热蒸汽从裤管直冲脑门,肩头的毛巾是湿了又干,干了又湿,人也晒的红里透黑,黑里泛着红,就我知道大人们夏忙下来要脱几层皮,撕下来就像一层塑料薄膜。当时课本里正好学到一首诗: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 谁知盘中餐, 粒粒皆辛苦。让我对农民有了深层次的理解,我可以很专业的,身临其境的这样解释这首诗:第一句,我要问一下,为什么要大中午锄地?因为只有在太阳最毒辣的时候,锄下的杂草才能被晒死。第氮芥酊一般使用治疗白癜风二句,其实这种现象一点都不夸张浅谈白癜风常见的病因有几种,更夸张的是擦过的毛巾几乎能拧出水,再厉害点,就是为了赶中午这个“黄金时间段”,流鼻血晕倒的也多的是。第三句和第四句可以并起来讲,收完了庄稼,空旷的地里到处可以看到拾麦穗的人,第一遍拾麦穗的人是村里人,第二遍拾的人是上学的小学生,交给学校的勤工俭学粮。第三遍拾的人是别村口粮较少的人,几乎做到了颗粒归仓。

      终于等到了“放工”的时刻,也就是接近黄昏时分,太阳西下,倦鸟归巢,满载着丰硕的收获,你拉我推,一车车庄稼,在车轮欢快的吱吱扭扭声中被运送到各自的大场里,小孩子家也好像农奴得解放一样,互相追打嬉闹,互相告慰。几天下来跟着大人,个个晒的像烧火棍一样黑不溜秋,也没少挨训,这时开始撒了欢,忘了所有委屈,一时间整个村子鸡飞狗叫,炊烟四起,万家灯火也逐渐辉映在夏夜里的这片沟里,那道梁上。农村里的夜是最静的,连狗都不愿意多叫一句怕吵着自己,劳累一天的人们,最需要的就是能够躺下来,安安稳稳的睡上一觉,不需要任何的好梦,那怕吃个半饱,不洗澡也行,天大的事就是睡觉,全家人都有睡不完的觉。可庄稼不等人,麦子熟了,如果不及时,夜里一场大风就可以毁了一年的收成。记得每年到了这个时候, 70多岁裹着小脚的奶奶,总会不厌其烦在讲同一个故事:你知道布谷鸟是什么变得吗?看着我摇摇头,就一本正经的说,那是有个人像你一样老爱睡懒觉,夏忙收麦子的时侯每天都很晚才起床,结果有一天他到了地里看到庄稼被大风给刮的颗粒全无,想着自己没有了粮食吃,后悔自己太懒惰,就变成了一只鸟,每到这个日子就起的很早,飞到那喊到那“算黄算割”,就是说麦子熟了,要及时收割。我也是半信半疑,因为我总是被从被窝里给拽出来的,满肚子的怨气,以为是编出来的故事糊弄小孩家的,也奇怪那只鸟为什么起的比我还早?嘴里还念念有词,还真是“算黄算割”。

      把庄稼从地里“抢”收到家门口,接下来就是要每一粒的粮食都要入仓,这个程序从碾场开始,当时是用碌COU,在架子的前面栓几条绳,有几个人就几条绳,绑个绳套往肩头一跨,戴上草帽一猫腰,就拖着个石头磙子不停的转圈,大中午的,头上像顶着个“火盆子”,麦杆在脚底下打着滑,肩头被绳子勒的都是一道道紫条,后来条件好点了,才用上四条腿的牛和四个轮子的拖拉机,现在一直用的还是脱粒机,只有少数平地里用的是先进的收割机。碾场也是有讲究的,一圈要压一圈每一个地方都要压到,这样要重复三四遍,次数的多少取决于铺垫的厚度,越厚就要多翻几次,多碾几遍,边碾着后面还要有人不停的用长把叉子来回的挑起来,再抖两下,这样把麦秆架的蓬松起来,再经过太阳的晾晒,下一遍麦粒就脱落的很干净了。碾完场接下来就是“起场”,全家一人一把叉子,可千万别联想到吃西餐用的那个家伙,这个要两个手同时作用,挑起来抖一抖,要让麦粒落在地上,使麦秆和麦粒脱离,把起出来的麦秆堆成像小山一样的麦垛,可以用来喂猪喂牛,还可以当柴火做饭取暖。打下的麦粒再用推板推成一堆,一年的成绩就大概看出八九不离十,谁家的堆大,要么人口多,要么肯定是村里最勤快的人家,因为土地是因人而异,你对它好,勤施肥勤除草,那回报你的就是吃不完的粮,就象父辈们说的:人勤地不懒。

      下面就是“扬场”了,这可要看老天正不争气,那时候没有大风扇,靠的是自然风,风一起就是工作的时候,有时候为了等风,村里人就在大场里铺上席子带上被子,一感觉到有了风,就马上起来干活,不管半夜还是黎明,不带商量的,我也凑过“热闹”,看着父亲用木锨一下一下的把麦粒抛起,只见在半空里划过一道漂亮的弧形,正好落在一边的麦梁上,母亲用大扫把恰到好处的划拉着,扫过的中间就是圆滚滚的麦粒,两个边刷下去的就是没有完全脱皮的麦子,需要进一步碾轧。在孩子的眼里那时的父亲是最潇洒的,就是不可战胜的“英雄”,因为那是高难度的“绝活”,我曾经偷学过,第一下手上没劲没扬起来:第二下,个头不够高,锨把拿的太靠前,结果后面的木把戳到了地上,手都震麻了:第三下,调整好了姿势,用上了吃奶的劲,麦粒是抛上去了,没看到潇洒的弧线,抬着头正纳闷,那些麦粒不客气的落在了我的头顶,嘴里也有,从脖子直灌到我的鞋里,还挨了父亲一脚,晚上睡觉一脱衣服还漏出来不少。打下的粮食这时还不能进库封存,要晾晒三天,在太阳的暴晒下,脱去所有的水分,检验的标准就是随便抓一把,捏起一粒放在嘴里一咬,“嘎嘣”一声就可以入库了,但在晾晒的三天里,天气一定要好,而且家里一定要有人在,要准备好大的遮雨布,夏日里的天就是娃娃的脸,随时会变,晚上也不例外,睡在粮食堆跟前,大家都伴着月亮,望着星星,东拉西扯拉着家常,听秦腔还是听打呼噜两不耽误,只要有一个人喊一声“雨来了”,那可不亚于喊“着火了”,那可是一家人的口粮,谁也不敢掉以轻心。

      在把麦子倒在自家的缸里或者粮仓里,就可以松口气,到了吃饭时侯,端上一老碗浆水面,浇上油泼辣子,一手拿着筷子再外带一两个蒜瓣,另一只手端着老碗,空着的手指头还要夹一个半黑的蒸馍,找个人多的地方,就势一蹲,抄起筷子,一根长面挑的老高,脖子一歪张大嘴,舌头跟着一卷,顺势一吸溜,这套动作下来,没有十来年的功底吃到嘴里是有难度的,一堆人挤在一起有滋有味的胡吹乱侃,吃完了砸吧砸吧嘴,手往嘴上一抹,把碗放在一边,站起来习惯性的动作松松裤带,解开上衣,坦露出胸怀,麻溜的挽起袖子再原地蹲下,也不管它碗里落了几只苍蝇,落了几层灰,随手捏上一根纸烟,从点着的那一刻起,就像是“神仙”,就是满足和享受的开始,所有的疲惫都在雾里烟消云散,化解在随意的谈笑间。20多年以后的今天才知道这份雅致,那份闲情永远的成为了记忆,那份心境早被利禄的诱惑污染的面目全非,所以才有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失眠了,抑郁了,空虚了,愤世嫉俗了,面色里也或多或少的略带着病态的疲惫。在环境变得日益复杂凌乱的现今,农民被越来越多的人“重视”了,“农村的空气好,农村的蔬菜没污染,农村的粮食没添加剂,鸡也好,鱼也好,等等的好”,这些赞美和羡慕的口气,让咱农民曾经自卑的心理也得到了些许安慰。

      当农民不光要有一身好力气,不光地里你要知道什么节气庄稼该施什么肥,什么时候该除草,什么时候该喷,什么时候栽苗,什么时候为树木嫁接。家里还有那三分的菜地要伺候着;鸡瘟过后死的剩下的母鸡该下蛋了,急需垒个鸡窝,不能随便乱下;家里后院养的那头母猪该配种了;槽上那头奶牛产奶太少,得找镇上兽医看看了;他舅家下个月给娃要待满月了;村里又有老人过世了等等。所有的一切都得要去处理,虽然都是些鸡毛蒜皮的琐碎事,但都得过手,这些都需要有序合理的安排,比起城里人除了上下班和吃饭,就是抱着遥控器无休止的摁呀摁,看着电视还要为下顿吃什么饭发着愁,一天是电梯上下楼,出门公交有,吃啥啥不香,干活没门路,憋的心发慌,结果一身肉,所以挤出点时间,就总想到郊外透透气,换换缺氧导致晕乎乎的脑子。

      在农村就等于处身于天然的大氧吧,吹着自然风,天天过着农家乐,不受网络的困扰,不受别人的管制,电视只不过是工具,不花钱的一两个节目就相当一两片安眠药,多了伤神。政策上国家给了很大的支持,一时间好像一直没娘疼的孩子得到了恩宠,翻天覆地的变化也让农民的称谓有了含金量,不是听说好多户口出去的人又想加入农民的队列吗,我想不久的将来,应该是城里人羡慕农村人的时代,在外的农民工子弟们,也可以享受到和城里人一样的待遇,也可以在学习就业的道路上展现自我,造就辉煌,开创更好的新农村,新面貌,新风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爱心公社

    地址:四川省宜宾市兴文县玉屏乡电话:13890978165(负责)18990912318(常务)

    邮编:610000爱心公社QQ群:121758234 法律顾问:律师事务所(法律咨询:0000-123456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Copyright 2015 爱心公社. All Rights Reserved. YeCen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