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爱心公社

搜索
热门推荐
    查看: 55|回复: 0

    多事之秋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5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7309
    发表于 2018-7-25 16:36: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多事之秋
      

      多事之秋

      ——空空路过禅

      

      

        

        

      泪,没完没了地游走在妈的脸上,分不清哪颗是新生的,哪颗是死去的,都一样的悲悲切切。妈说,小乙,不要很妈,我也是被逼无奈。我微笑着点点头,说,我不恨,以后也学着不爱。妈突然抱住我,向垂死的肉体紧紧抓住将要小时的灵魂一样,很用力,很用力。我轻轻推开她说,妈,如果可以,你还回来吗?妈一怔,摇摇头说,永远不可能了。小乙,不要让任何人伤害你,愿意的话,就离开这里,去一个幸福的地方。我答应着,看她转身走进落叶飞舞的秋天。

      回到家,听到断断续续的哭声从墙角传来,我知道,爸后悔了。我走过去,挨着他坐下。冷酷的墙壁是个很好的依靠,用不着感谢,也用不着回报。墙角也是个很好的怀抱,需要时,总能寻到,而不用以某种关系为条件才可被拥抱。

      “爸,妈走了,再也不会来了。你们都解脱了,妈不用再受折磨,你不用在痛苦。”我抱着双膝,闭上眼,想象妈走后的样子,释然,还是憔悴?

      “小乙,使你逼走了她,使你毁了我们的幸福。”爸爸像个输了玻璃球的小孩子,把怨气撒在他的追随者身上。

      “我们?幸福?爸,从我记事起,妈就没笑过。她说你心里有了别的女人,只不过把她当发泄的工具,她忍了二十年,她不离开,是怕给你的生活带来麻烦,也给我一个完整的家。爸,哪有什麽幸福,我夏季白癜风患者应该更加的注意自己的皮肤们都在用痛苦织成一座冰冷的房子。”我仰起脸。让眼泪慢慢渗回它的来处。

      “小乙,这些年来,你也在痛苦吗?为什麽不和她一起走,为我吗?”

    专家告诉你白癜风可不可以治好 “齐叔叔会陪伴妈后半生,让她幸福快乐。我和齐叔叔安排好一切,才逼走妈。爸,夜里醒来,我就害怕,我到底做了什麽,为什麽要拆散你们,为什麽算计妈,把她托付给一个我不了解的男人,仅仅因为他等了妈二十年,没有忘记妈吗?为什麽我更在乎爸得难受,为什麽我不远离你们,忘掉一切?爸,你知道我为什麽不孤单吗?我生活中的所有空白都被你和妈的痛苦填满了”我一直追求的梦想就是让你们幸福。爸,我很爱很爱你们,可是你们不理解也感觉不出我的爱,我真的很怕你们把我的爱当成我对你们的报复,我更怕你们不爱我也不恨我,从心里把我抛弃了。”我平平淡淡地说完,却紧紧抓住了爸的手。

      “所以,你总求我们不爱你了,就恨你,千万不要忘记你!小乙,无论如何,爸都在你身边。我和你妈都不痛了,你也要快乐。”爸轻轻搂住我,擦着我的和他的眼泪。我不知道,两个人的眼泪融化在一只手的温度里,会不会把手冻伤。

      “爸,把你心中的女人接来吧。我想看着你也有后半生的陪伴。好不好?不答应?是不是想让我一辈子陪着你,嫁不出去啊?”爸呆呆地盯着我,好一会儿,才笑着说“傻丫头,爸心里哪有什么女人啊,瞎说”。他的脸微微一红,是在掩饰自己的害羞?我摇着他的胳膊撒娇,一个劲地问“好不好”,爸叹口气,笑得有点苦,可还是点了头。

      我没有告诉他,两年后,我要去流浪,西藏,撒哈拉,亚马逊,阿拉斯加......只要他们很幸福,我就不停留,若他们不快乐,无论我在哪里,都会回到他们身边,用我的一切换回他们的幸福.......

      二

      又是泪,没完没了的游走在兰姨的脸上,还是分不清哪颗是新生的,哪颗是死去的,还是一样的悲悲切切。兰姨说,小乙,不要恨兰姨,我真的对你爸失望了。他心中有自己最爱的人。结婚一年来,我时刻想办法让她喜欢上我,可是我始终是别人的替身。我不解地问,你们以前不认识?你不是他的情人?兰姨摇摇头说,别人介绍的,他急着结婚,我没反对。其实,我们不了解对方。我有点心不在焉地说,那你以后怎么办?我可以请你回来吗?兰姨握着我的手说,算了,缘尽了就散吧。小乙,你是好孩子,还是去远方发展吧。别再为别人心了。我微笑着说声“谢谢”,看她转身走进荒凉的秋天。

      回到家,径直走到墙角,挨着爸坐下。这似乎成了我们的约定,难受时,就缩在墙角里,等待着对方的安慰,等待着天亮,这次亦不例外,只是,听不见一年前的那种哭泣声。

      “爸,兰姨也走了,不回来了。为什么要骗我,她不是你心中的那个人。”我把爸手中的烟放在自己嘴上,拼命吞吐着。爸曾经说过,吸进去的是现实的怨恨,吐出来的是心中的畅快,因为怨恨在去心底的路上,被一点点的粉碎了,吸收了,变成汗珠流了出来,而心底最原始的快乐却借机流了出来,幻化成烟雾,模糊着你的双眼,教你看不清刚才发生的一切,认为只是一场讨人厌的梦。

      “你不是希望我后半生有个陪伴吗?我找到,她自己走了。爱与不爱真的那么重要吗,大家有个休息的地方就好。小乙,我一个人过得很好。”爸搂着膝盖,把头埋在双腿间。忽然,我发现了他的白头发,爸,你还是老了,还是没有熬过时间。

      “爸,你确定自己可以很好吗?不用我去找那个人吗?你点头,我就去求她来你身边,不论天涯海角。”我轻轻搂住爸,任他像小孩一样哭泣。

      “不用,小乙。你什么时候离开?以后,能不能常回来看看我?”

      “不知道什么时间走。你想我的时候,我想你的时候,我都会来。爸,记得冬天给自己买手套,得自己做饭。”一滴泪掉在爸的头发上,找不到了方向,只好沿着发丝堕落到头皮,消失了。”

      “小乙,爸一生最爱的人是你,不管你在哪里,都要记得我。”他坐直身子,点一支烟。

      “知道了。爸,不要再骗自己,骗别人,再也不要把自己的幸福当取悦别人的工具,即使是最爱的人,也不要。”真的,人生一世,清醒时抓住的幸福不过几年,甚至几天。其他时候,都只是和幸福面对面打个招呼,然后,肩擦肩告别,各奔东西。我们一天天说要幸福,是因为我们还说不清它是什么东西,什么滋味,还在不停的寻找着。

      “哼,傻丫头,别把自己看得太重了,你爸我还没必要讨你欢心。”我一怔,接着哈哈大笑,爸也随我笑,只是笑着笑着,都沉默了。也好,就这样安静的等天亮吧,太阳出来,死去的快乐又会重生。

      第二天,我给爸留了纸条,走了。不知道为什么要走,也不清楚要去哪里,就是感觉好累,好累。妈和兰姨说得对,我该远离这个是非之地,找一个属于自己的地方,享受自己的喜怒哀乐爱恨愁。至于爸,我已无能为力,也不想帮他去伤害更多的无辜的局外人。他心什么是诱发儿童白癜风的发病原因里的那个人,足够他守护一辈子了,身边的人倒是多余的点缀,不如走开。

      爸,对不起,我始终找不到你要的幸福。不过你放心,我给了兰姨想要的生活,算是一种补偿吧。

      三

      又是秋天,六年后的。六年中,走路和些东西是我的全部生活,白天一直走,夜里一直写。开始,很思念,很思念那些人,很怀念那些事,那些心情,可我不和任何人联系。我想,没有我荒唐的爱,荒唐的行动,他们会很幸福,毕竟,安静的生活本来就很好。

      胃病悦来越严重了,时不时就“发作”。和几个天南地北的浪子聚会,庆祝大家的相遇。几杯酒喝下,胃又开始兴风作浪。走出去坐在马路边,捂着胸口看满天繁星。突然感觉很孤单,从未有过的。看着看着泪就流下来,来来往往色人群里,没有一个停下来,问我怎么了。那一刻,想起了墙和墙角,还有那个叫做爸爸的男人。我断定,这个世上,不会有第二个人像他一样对我好,可是现在,他不在我身边。我想,我该找个依靠了,随便一个就好,只要我胃疼时,他把药片和一杯白开水送到我面前,再问一句“好点没有,要不要休息会”。

      回到房间,痛的睡不着,不经意间想出两个可怕的方块字:回去。回哪儿?妈和兰姨有自己的生活,不能打扰。爸有没有搬走?无处可归?那哪儿是最后的归宿?第一次,我放声大哭。隔壁的人闯进来看发生了什么,我猛地抱住离我最近的人更放肆地哭。他们静静地等着,好久,我才说,我不知道我是谁了,我失去了过去的一切。我到底为什么不停地走,追求什么,又得到了什么,付出了什么,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在做什么。我又哭了很久,才觉出自己失态了。我站起来,微笑着说,对不起,打扰你们了。我很好,你们该休息了。大家沉默着。突然间失去了听觉。不知谁说了句“大家坐会吧”,于是,一群男男女女,背靠着床,坐在了地上。点上烟,分了酒,说起了以前,说起了家,父母,朋友......有时听到叹息声,有时听到哭声,后来有人唱起了歌,罗志祥的《灰色空间》:要醉得清醒要无辜的犯罪,原来这世界只是灰......灰色空间,我是谁,记不得幸福是什么滋味,无路可退,你是谁,怎么为我流泪......一身伤回到很久以前,我选择不恨带着平静走远,醒来后也还是长夜......醒来,发现自己睡在床上,房间干干净净,做梦了?

      “你终于醒了,整整十六个小时,干什么让自己那么累?”一个穿T恤牛仔、头发有点长的“良家男子”站在我面前,笑着。

      “你是谁?他们呢?”我好像听见了爸的声音,暖暖的,轻轻的。

      “叫我辰子。都走了。我的身上刻上了你的记号,怎么好意思见人。”他一本正经地埋怨。我迷惑地回想着昨晚。

      “我是说,我的身体里存着你的眼泪,当然要一滴滴的还你。”原来他是那个我抱着哭的人。什么理由?泪要还?

      “对不起,我要回家了,我爸在等我。泪,送给可怜的人吧,算是我对谈们的祝福。”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三条牛仔裤,两件上衣,一件棉袄。我不知道还有没有家可回,爸爸怎么样了。

      “还回来吗?”

      “不知道。这里只是个旅馆,不是能长期停留的地方。”

      “但是,我会在这里等你回来。请记住,无论你在哪里,好不好,都告诉我。”他站在门口,认真地说,眼睛听着我的大背包。

      “为什么?你是谁?”我停下来,看着他,才发现,他的额头有道浅浅的伤痕。

      “我是最爱你的人,不管在哪里,都要记得我。”他把一个纸条——他所有的联系方式放进我手里,转身走掉。我仿佛听见爸说“小乙,爸最爱的人是你,不管你在哪里,都要记得我”。

      怎么会有人说相同的话,很奇怪。难道爱一个人,就要让他把你牢牢记住?还是让他永远能感受到你的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爱心公社

    地址:四川省宜宾市兴文县玉屏乡电话:13890978165(负责)18990912318(常务)

    邮编:610000爱心公社QQ群:121758234 法律顾问:律师事务所(法律咨询:0000-123456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Copyright 2015 爱心公社. All Rights Reserved. YeCen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